首页 校园文章

“空巢”不空

2018-05-14 本文已影响 149人  未知

  多年前,我首次听闻“空巢”一词,我以为我会在“空巢”里安度晚年。我那时得抚养三个学步儿童,相较于被小手巴拉眼眶挣扎着醒来,早晨慵懒地醒来对我而言无疑是个美梦。

  我能穿上干净的衣服,和老公甜言蜜语不被打断,拿上手提袋而非翻找吱吱作响的玩具,奶嘴,或是打扫饼干屑,我那时坚信自己在空巢里就是这么放松自在。

  当然我还幻想过,晚餐时小孩不弄洒牛奶,房间里没有小孩的哭闹声,墙壁洁白,没有黏糊的手印,自己能优雅进餐,然后一觉睡到天亮。

  然而,当我美梦成真后,我却感到失落。越接近空巢状态,我就越觉得空巢对我失去吸引。这部分是因为,年岁增长,孩子们能自动过滤掉一些为人母的麻烦事情。有时候,再没小孩向我吐口水,午夜再没有小孩哭着要奶喝。再没小孩需要帮忙洗澡穿衣,或是一天帮着系十次鞋带。可是随着孩子们长大,他们一面成了让我开心的陪伴,一面自立家门。难道这对我而言很公平?

  每当我走过孩子们的空房间,我都试着忽视这三间房子。即使他们的床铺还一尘不染,叠得整齐,房间里少个人就是毫无生气。那个一只眼睛的泰迪熊也会怀念它以往的地板游乐场。教材,论文,一罐罐的喷发定型剂都消失了。紧闭的房门内曾被孩子们的东西塞得满满当当,而今都空了。

  当我好不容易摆脱了压抑,自我回顾时,我才留意到我的丈夫,杰克,他仿佛跟我疯狂爱上他时的样子一样。除了些微疲惫,岁月待他太过宽容。我入迷地看着他太阳穴旁的华发,很清楚地知道他是如何变老的。意识到他脸上的褶皱是笑纹而非皱纹,我开心地笑了。

  我看着他微笑,我恍然,原来我的空巢还不算空。我仍有一位特殊的人相伴,他是我相中分享一生的人。空巢里岁月静好,我们很容易就找到彼此。我看向他,想着,仅仅假设,我们能爱火重燃吗?那时仿佛心有灵犀一般,他看向我眨眼肯定。

下一篇 上一篇

猜你喜欢

热点阅读